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8-2 的感动空间

你为我舍弃了你所爱的一切,无论任何事都不能叫你的爱与我隔绝。

 
 
 

日志

 
 

【原创】我还爱你,还爱着你吗?  

2014-12-21 15:00:22|  分类: 生命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去教堂听道。下了车,就见被周敬称作“胖弟弟”的虞诚弟兄在正门发程序单,而且还送单张年历。我很高兴。因为我房门上有菜刀砍了数十道的切口,弄张年历贴贴,又能知道日子,又能美化环境,而且,还能遮掩罪恶。一举三得,多好。

  可我不习惯走正门,因为迟到了还敢从正门走的人是可耻的。当然这话是对我一个人说的,希望不要有人来跟我抢。

  所以当我有些遗憾地照例从院门进去的时候,门口的小弟兄发程序单给我,并还是送了张卷好的单张年历给我,原来院门那里也附送年历,只是纸箱放得靠里,从街上的角度不容易看到。不管怎样,我很高兴。

  礼拜结束出来,见王丽在楼梯口发年历。她叫住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又领了一张,想想路上可以送人,而且房门上贴了被撕掉的话,还有一张备用替补。多好。

  我以为,还是像过去的那种风景或书画面的年历。

  结果回来打开来一看,整个人都有点懵。原来这是一张本堂主楼外景的年历。如果在过去,我会以教堂形象为荣,但现在,它却触到了我心中的隐痛。

  不知道说什么。我曾经,那么深爱的一个地方。为一根被墨水笔大肆涂鸦的承重的柱子,我分三、四次,利用礼拜结束后的时间,很用心很仔细地擦拭。因为既要擦掉墨迹,又不能毁坏白色的墙体。是去年,还是前年的事?

  记得也是这个时候,天冷的要死。人都走空了,我一个人一遍遍往返于礼拜厅和盥洗间,用冰冷的自来水冲洗沾满墨迹的湿纸巾。后来那根柱子的两个面,我打上了肥皂。用量十分小心,因为怕毁坏了墙体。而且也很慌张,因为人都走了,好像是过年吧,很怕被锁在里面。那次清理干净后,我手上生了冻疮。是已经隔了10多年不生冻疮后的第一次冻疮。

  因为我把教会当自己的家,我想要教堂做礼拜的地方圣洁美观。我想尽自己的努力为教会尽心尽忠,而且不想别人知道是我做的。我想要天父在暗处察看我,使我得蒙神的喜悦。

  我那么深爱的一个地方。我努力克服着我性格上的一切软弱,希望能胜任栽培信徒的服事。四年。我承认能力薄弱,一直做着备胎还要受排挤和轻视,最后被人不动声色地取消了资格。我承认我愚昧无知,防社会上的人防得滴水不漏,却在教会里把谁都当亲人。我被亲人误导,被带进了苦难的深坑,日子水深火热,却没有人对我和我的当事人说一声对不起。

  这是我和一间教会的事。不想小题大做,我只是承认,人都不完全,是人都会犯罪。只是罪的恶果,显然却只有我这受害人在承担。

  很多时候,我都会想着她们,想着她们对我巧妙所做的那一切,如果换在了别人身上,后果又会怎样。

  当然,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在别人身上,因为,这一切原本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

  张贤松说过:“上帝是父,教会是母,我们是同父同母的弟兄姊妹。”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只感觉理想很华美,现实很残忍。

  也许这样才是对的。因为我在这地上哪里都得不着善待而且在哪里都不例外。尽管这样,但我仍然愿意信靠耶稣。

  神的名是应当被称颂的。

 

 

 

    【原创】我还爱你,还爱着你吗? - 2008-8-2 - 2008-8-2 的感动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