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8-2 的感动空间

你为我舍弃了你所爱的一切,无论任何事都不能叫你的爱与我隔绝。

 
 
 

日志

 
 

【原创】乱。韩冰说:“你也到精神病院来了?”  

2014-09-29 00:09:25|  分类: 依稀梦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韩冰并没真的对我这么说,只是她在我凌晨的梦里这么对我说的。

 

  感觉很乱。混乱的乱。

  如果凌乱是种内心紧张、慌乱型的不知所措,那么混乱就是种思维麻木、错乱型的不知所以然了。我不凌乱,我只是感觉思维混乱,近于错乱的乱。

 

  人疯掉的诱因有几种?一种受突然的刺激,一种受长年的迫害。

  化铁的好友路翎。作为与化铁同是“胡风反革命”冤案的受害者,路翎平反出狱后的反应,就是疯了。

 

  这一段日子我一直在思想这20年。也许压根就是人为的陷阱、圈套或撒旦对我有计划的坑害。这种想法很危险。这意味着这20年的苦难全都要被颠覆,当作是中了撒旦的一支穿心毒箭。想得清楚就彻悟,想不清楚就迷糊。

  仿佛想清楚了。可又想想怎么会真是这样,撒旦真是从20年前乃至我降生到这世上就瞄准了对我有的放矢?我哪有那么有碍撒旦的观瞻?招牠痛恨?

 

  半个月前我对王强弟兄说过:现实整个都像是阴谋,想要我死,或逼疯我。经过10多年马拉松的心力交瘁,再加上这三年冲刺般的攻击苦害。我以为我面对的人精神分裂了,然而除了我,谁都认为该人很正常,反倒怀疑我并告诉该人我的精神有问题。

  想想20年前住丹凤街时,院子里的蒋大妈就告诉我地主王二狗和他妈说我有精神病,说他们败坏人名誉,不是好人,我被利用了。当时我不以为然,现在想想,他们害我真是持之以恒,有计划有步骤,干净彻底。

  我问王弟兄: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看我是不是真有精神病?

 

  能问出这样的话来,也是精神濒于要错乱了。

  我思想。这20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者我这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像一场噩梦,我就这样被现实魇住。不知道身边的一切包括身处的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是睡不好。因为照例有很多事要做完,所以根本无法早睡。凌晨2:00多睡的,算早了,可一有点动静就醒。林小盼睡在客厅的阿拉伯飞毯上,她喜欢挠痒痒,整个过程牵连空余的脚爪,敲击着地板啪啦啪啦地响。

  先醒一次看了小闹钟,4:00多。简短祷告了再睡。6:00多没等闹铃响我就又醒了,心想这回起来早总不会迟到了。可起来感觉很瞌睡,就又躺下了,然后就开始做梦——

 

  梦里到处在找家。

  先是在父母家,走出不远想起有三包垃圾未带出来(事实是我在自己的房子里睡前打包好准备出门下楼丢的),就又回去拿。邻舍问:“放学啦?今天怎么放学这么早?”我感觉很不好意思,母亲没好气地接话:“她还没到学校去呢!”

  于是迟到的概念抓住了我的心。我出去了,路过个长着杂草的土坎坡(场景应该是潜藏在我幼年脑海里的),那坡很像某险峰的“鲫鱼背”,很窄,却由一高一低两道组成,中间还有个能掉下去的大缝隙。我没走高的那道过,拽住高处的一蓬草当安全绳走过去了。旁边有个乡村孩童问我:“你为什么不走上面?”我说:“我恐高。”

  那孩童又说:“你把草都踩坏了。”

  我这才注意周边全是齐膝的长茎叶草,上面沾满了一串串巨大鱼籽般球状的淡黄、淡紫色的羊的粪便。我有点担心,怕回来天黑了看不见路,会踩到这些便便。

  依旧在梦里到处找家。

  到了个像僻静公园的地方。左边有条幽径往竹林深处,我怕遇坏人,也怕会有狼,就考虑从右边走。右边跑过来几条小狗,在地上叼了个什么东西就又跑走了。我想我最好捡块石头在手上,预备认不识的大狗会出来袭击我。从右边大路上过来个男的,仿佛是想找僻静处方便,见我手上拿着石块,他离开了。

  然后我就从右边走出去上了大道。感觉要迟到了。可是我却在到处找家。

  路上有个老妇人推着个婴儿车,仿佛刚从超市出来,买了很多东西,全套挂在车里坐着的孩子的身上。我感觉很匪夷所思。

  路过个街口,仿佛从那里转弯穿过去就是丹凤街,可是我又记起自己已不住丹凤街了。于是感觉迷了路。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一个人,只记得在找家,却不知道家在哪里,说不出地址,也不知道方向。只有朝前走,朝前走。

  然后到了个像社区的地方,都是些陌生人。这时韩冰出现了,她从背后搂住我的肩,表情木讷(那是她不大可能有的表情)语气却很喜庆地招呼我:“你也到精神病院来了?”

  我心里说我不是精神病。却又顺口问了她是怎么来的。她说:“有个老太说我骂她。。。”我没听完,因为我的心又被迟到抓住了。面前有个闹钟,我一看,9:00多了。我崩溃。说睡前祷告特别交托要早起,礼拜不能迟到。已经这样了,能不去吗?

  这时真闹钟却被我抓在手上,我一看,8:00,赶紧从床上爬起来。

 

  然而梦里的惊魂还未完,楼下的学校忽然放起了国歌。通常周一学校才会升国旗奏国歌,难道这天是周一,我错过了主日敬拜?

  这一想整个人感觉都错乱了。三年了,家里日历、年历都不能悬挂张贴,挂出来贴出来就被撕掉。通常都是开电脑记日期,难不成我还要开电脑核实?

  忽然想起还有个iphone。赶紧开机。一看,是28日,周日没错。可能国庆放假学校调课吧。我不清楚。

  不知道这算什么事。总之,每个主日,总会有一件莫名其妙的事,要让我迟到。感觉真是,乱。

 

 

 

    【原创】乱。韩冰说:“你也到精神病院来了?” - 2008-8-2 - 2008-8-2 的感动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