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8-2 的感动空间

你为我舍弃了你所爱的一切,无论任何事都不能叫你的爱与我隔绝。

 
 
 

日志

 
 

【原创】不是记忆要恢复,而是历史在重演  

2017-03-23 10:58:29|  分类: 在坍塌的天空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仿佛一夜之间,街上的樱花都开了。

  这才想起,每年在 6 楼的阳台上往小区院墙远远望见的那树雪花般美丽而短暂的花朵,应该也是樱花。

  上帝啊,你赐下的春天真的在春寒料峭里绽放了。

  寒冷不敌花期。花有花的时间,上帝有上帝的时间。

  花期因天寒会推迟,上帝的时间绝不因地上任何原故而改变。

 

  晚间21:30至21:50,20分钟之内,狠、猛、快,厨房里就被砸了个稀烂。

  桌上炒好的生菜被连碗整个扣进垃圾桶。之后碗被另一只装满鸡油的大碗从冰箱里拿出来丢进垃圾桶而砸成三半。

  菠菜、西红柿及余下的新鲜生菜被从冰箱里一样样拿出来狠狠地在厨房地上砸烂、踩烂,加上踢翻的一摞旧报纸,厨房里顿时一片狼藉。

 

  在这之前,老坑坑 20:30 左右进门。

  之后和林小盼一起吃着高大上的点心、看手机并欺压杨白劳一切都还很正常。

  其实我早该长记性,那就是在人进入癔症诱发区域后不仅务必要疏散远离,而且根本就不能搭理。

  老坑坑看见我买的红枣,大声地斥责道:“你又开始买药了!”

  我说 5 楼人家今天有人去看病,你别乱喊,人家听到了会不高兴的。

  就这么又触发了恶人的谩骂开关。这次的谩骂关键词,是“贱货”,一晚上这词的使用频率在一百次以上。就这么“贱货”、“贱货”地挂嘴上骂个不停。

  进厨房看见桌上炒好的生菜,就开冰箱拿出里面的一包菠菜。大喊:“老子要吃菠菜,你炒生菜!”然后我在房间就听见除了正常谩骂以外的两声非正常的大吼:“贱——货——!贱——货——!”

  就这么20分钟,厨房桌上、地上、水池里,眼目所及,都被砸了个稀烂。而且之后还有续集。

 

  不能被看见,又不能被听见。世仁。你叫可怜的杨白劳如何变作无声无息却翻手就能摆出美食的田螺姑娘,又到哪里去找那能藏身的水缸呢?

  至于为什么炒生菜而没炒菠菜,那是因为上次炒生菜,老坑坑和林小盼一致反馈良好,而且生菜省事、省时、脆嫩好吃有营养,杨白劳也想吃苦耐劳虽白劳,但好歹也要尽量避免遭受恐怖袭击。

  何况,穷人也有穷人的生活,杨白劳有杨白劳自己的事要做。

 

  像农民在暴风雨(其实是另一场暴风雨)来临之前,拼力抢收地里的粮食,趁着恶人冲砸完厨房及冰箱里的一系列用品和食品,大啖了一只大芒果,并将用来垫着切芒果的一双筷子折断、芒果皮扣在一只菜碗里连同刀具、纸巾等制造了一桌的混乱之后,又践踏着一地的混乱与稀烂去卫生间洗澡,我赶紧去收拾厨房。

  上上下下,该归位的归位,该大把捧了丢垃圾桶的丢垃圾桶,并抓紧时间迅速擦桌、擦地。

  之后赶紧将恶人丢在卫生间门外的棉鞋换成棉拖鞋,赶紧收拾恶人待了不到 2 小时就杂乱的空间,赶紧擦拭床单——因恶人将我烧好的 5 只大琵琶腿(拆下些肉另作他用)全丢给狗叼床上去吃了。赶紧给恶人铺床。之后赶紧再回厨房去收拾水池、饭锅。

  在被杂物塞得盖子支棱着的电饭锅里,半锅饭、半碗拆下来的鸡腿肉、半罐盐,包括盐罐和罐里的瓷调羹,又一次全被恶意地倒在一起、搅拌在一处。

  不是记忆要恢复,而是历史在重演。

  半小时要糟践掉多少粮食和金钱?而且只要有机会,几乎天天如此,已 7 年如此。

 

  我只是在厨房里安静地收拾。

  人洗完澡出来继续谩骂:“贱货!”、“贱货!”、“贱货!”、“老子要睡觉了!每次老子一要睡觉,你这个贱货就影响我!”

  昨天(21日)不让在厨房烧开水。我忍让到夜半轻悄悄地烧了一壶水。今天(22日)冲砸指数为一级,却不让收拾,并恶狠狠地关了厨房的灯。

  不想再被恶人去我房间冲砸,便拿了只空碗,将饭锅端着赶紧去房间收拾。将看得见的盐尽量用饭铲铲出来——余下看不见的,能怎么就怎么吧。总之粮食是不能当垃圾这样频频糟蹋的。

 

  这样 7 年了。

  当作恶成了一种罪的条件反射,饶恕和忍耐,就成了一种爱的习惯。

  送警局,还是精神病院?现在这都已不是问题。如果一个人只害我、只敢攻击我,而并不轻易去害别人、胆敢随意攻击别人,那么,我就不能为考虑自己的正当权益而毁了这人的一生。

  无论如何,总要给人回头的机会。

  因为上帝给了我机会。

 

  趁着人躺床上疑似镇静下来地看手机,我又赶紧去收拾卫生间使用过的混乱,并修理被恶意扯坏的窗帘。

  人习惯地做了这一切的恶,照例没有谴责也没有报复。因为时已至此、事已至此,一切都已太迟。

  何况那些长年与我相邻而居的人是无辜的。

 

  疑似人安静下来了,我便在厨房里开了盏小夜灯继续收拾饭锅里发现没铲干净的盐。

  恶人起来去卫生间小便,一路继续谩骂“贱货!”、“贱货!”、“贱货!”

  之后,一团擦过小便的卫生纸,便从厨房门口砸在了我的肩背上。

  不是记忆要恢复,而是历史在重演。

  曾经,这 7 年当中就有这么一团擦过小便的卫生纸,丢在了我的热茶里。为此我安静着。

  人说:“谁再发出一点声音影响我睡觉,我就要她死!”

  说这话的,你能要谁死,你到底能要谁死呢?你要谁死的理由,难道就因为那人一直都在努力,想让你好好活着吗?

 

  为神爱的缘故,我仍愿意牺牲自己,让人好好活着。

  因为只有活着才有机会悔改,才不会在末日的审判中被定罪、受永火的刑罚。

  至于我自己,在世是福,去世也是福。若活着能努力成为别人的益处,便是活得有价值了。

 

  我信仰耶稣基督

  我是基督徒、上帝的儿女、神的工人。

  神的名是应当被称颂的。

 

 

 

    【原创】不是记忆要恢复,而是历史在重演 - 2008-8-2 - 2008-8-2 的感动空间

  本博已设置了博文不支持转载。因所有原创文字都作为个人生命的献祭,归给了天父上帝。归给上帝的物,请勿私自复制发表归己名下。愿神赐福你。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